中國直銷網 中國直銷網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綜合資訊>> 正文

真人百家乐口诀:包裝講師、微商式拉人 “抖商”培訓套路多

ho168娱乐城真人百家乐 www.fqwnv.club 發布: 2019-04-19 12:19:31    作者: 佚名   來源: 新華社  

\
 
 
 
  抖音曾聲明“抖商”相關活動與宣傳均與抖音無關;培訓機構教“抄襲”視頻,有“專家”建議學員買粉,一位自稱是國內某抖商培訓機構的代理商招募“推廣員”并稱可以升級金牌講師。
 
\
 
一個抖商培訓機構的朋友圈宣傳。
 
\\
 
 
抖音刷粉、點贊等“業務”收費價格。
 
\
一個抖商培訓機構的教學宣傳廣告。
 
  “再也不相信什么抖商培訓了。”4月9日,胡翰(化名)在其所加入的“抖商培訓VIP群”中提出質疑,很快,他發現自己被踢出了群。
  “原本想學習如何在抖音平臺上漲粉和經營賬號。”一個月前,胡翰在網友的推薦下,加入一個有70多個學員的抖商培訓群中。但在支付1600元學費后,他很快發現,這些所謂的“培訓專家”對抖音并不如其所說般精通,“感覺就是傳統電商人員換了個皮,來騙我這種抖商小白的。”
  抖商,成為2019年的熱門詞。抖音等短視頻平臺商業化的爆發,讓抖商繼微商之后開始活躍。有媒體將之形容為“3000萬微商大軍涌入抖音”。
  “資深導師一對一輔導”、“量身打造的教材”……誘人的廣告和涌現的培訓機構,讓抖商們仿佛找到了成功方向。然而在支付了數千到上萬元費用后,抖商們卻發現效果遠非預料般成功,甚至可能淪為機構拉取更多學員的下線。原本希望收割抖音紅利,卻被培訓機構收割。
  有業內人士表示,抖商培訓,很多不過是微商培訓換了張皮,“搖身一變”成為“抖商培訓專家”。記者調查發現,抖商培訓的套路,不少仍然是教你“抄襲”視頻,微商式的拉人頭入群,金字塔式的發展“下線”,而所謂的金牌講師,也大有包裝的成分。
  “培訓機構并不在意抖商是否能盈利。但當你打款的那一刻,他們是真賺到錢了。”4月14日,從事多年網紅營銷生意的林靜(化名)說。
 
  抖商大會被質疑,抖音曾稱與抖商無關
  “(現?。┎揮盟滴恢昧?,連站都沒地方站。”3月27日,淘客“老米CPS”在微博中如此描述:“你會深深地相信,抖音已經進入爆發期。”
  3月23日,一場名為“首屆世界抖商大會”的活動在杭州舉行。據媒體報道,該活動吸引了近4000人參會。其中不乏傳統網絡賣家、眾多個體微商和部分傳統零售行業從業者。
  但大會效果頗引爭論,甚至不少人直言這就是場變相的“產品推銷會”。
  “雖然現場挺嗨的,但是內容并不吸引人。”4月9日,一位參會的新媒體從業者告訴記者,“講的大道理大家都懂,卻沒有干貨,還有些人變著花樣推銷自己的公司。”
  一位微博認證為“互聯網資訊博主”的用戶則認為,這就是一次“花錢聽廣告”,“公司老板為員工們購買了門票,單張價格上千,感覺不值。”
  在大會舉辦當天,抖音官方發表公開聲明稱,抖音從未授權任何“抖商”相關活動,也從未與“抖商”相關活動有過合作,“抖商”相關活動與宣傳均與抖音無關。
  這并非行業內首次出現以“抖商”為主題的活動。
  2019年1月,一場名為“2019首屆抖商節暨全球抖商聯盟成立大會”在廣州舉辦。2個月后,主辦方再次舉辦“第二屆全球千人抖商聯盟大會”。
  4月9日,電商行業觀察者肖青向記者表示,“和此前的微商相似,抖商就是在抖音上從事電商生意的用戶。”
  肖青稱,“抖商分為多個層次。最頂部的抖商是類似李佳琦這樣的頭部IP,中腰部的抖商通常是由淘寶客,以及有一定知名度的帶貨網紅組成。而平臺上最常見的抖商大多由曾經的微商轉型,以及希望能從平臺中牟利的初入行者。”
  抖音已是當下最火爆的短視頻平臺。2019年1月,抖音宣布國內日活突破2.5億。而其在電商變現模式上的加速,更催生了抖商的涌現。
  2018年3月,抖音平臺多個百萬級賬號先后出現購物車按鈕,點擊抖音購物車可以到淘寶商品詳情頁;2018年6月,抖音企業號認證平臺上線;此后抖音又分別接入了字節跳動旗下的內置電商平臺以及小程序,并在2018年10月份開放普通用戶對購物車的申請。
  “以前只有大V才能享受購物車待遇,后來抖音將購物車的申請條件改為需要有10000粉絲,如今只需要發布10個以上的視頻,粉絲數達到8000以上就能申請。”一位在抖音上經營母嬰生意的用戶向記者表示。
  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2月,抖音已有超過6萬的明星達人、企業藍V賬號開通并使用購物車功能。
 
  抖商培訓教“抄襲”視頻,有“專家”建議學員買粉
  “沒任何效果。”在支付了1600元費用后,胡翰(化名)發現培訓機構除了教他如何制作短視頻外,再沒有其他用處。
  要想在抖音得以變現,需要大量的固定粉絲,但對于初進入的商家而言,如何漲粉是最大的難題。胡翰就是其中之一。
  2019年2月,一直在朋友圈賣包的胡翰在抖音上注冊了賬號,他計劃將抖音作為自己宣傳商品的新渠道。盡管胡翰在抖音上發布了20多條短視頻,卻少有人點擊。10天時間內,視頻總瀏覽量沒超過100人次,點擊次數最多的一條視頻,播放量也不到20次。而掛在抖音上的微信號,也從沒有人聯系添加好友。
  據卡思數據所發布的《2019短視頻內容營銷趨勢白皮書》統計,截至2018年10月31日,抖音活躍藍V賬號數(記者注:活躍藍V指的是90天內發布視頻數量≥3條的藍V賬號)超過1.2萬個。然而粉絲量在1萬以上的僅占比13.22%,這意味著有8成以上的活躍藍V粉絲不足1萬,而粉絲量在50萬以上的活躍藍V更是僅占1.71%。
  對平臺玩法的陌生,讓包括胡翰在內的抖商們希望有人為其解惑答疑。不少瞄準這塊市場需求的“抖商培訓機構”,粉墨登場。
  2019年3月,胡翰聯系上一位“電商行業資深專家”。在支付了1600元后,他被拉進一個有著70多個學員的“抖商培訓VIP群”中。
  “最開始對方說得天花亂墜,每天晚上9點統一開課,由資深抖音專家一對一教導。”胡翰說,“課程除了教導視頻制作外,更多會就養號、漲粉等技巧進行培訓。”但學習了幾天后,胡翰覺得自己似乎被騙了。“專家”每天僅是在微信群發布一些短視頻制作課程,讓學員跟著操作。
  “就是教我們如何抄襲。”胡翰告訴記者,每天自己會在專家的指導下,借鑒其他大V所制作的熱門短視頻,再對其進行模仿翻拍,“這些制作課程在淘寶上花幾塊錢就能買到。”
  胡翰發現,他關心的是如何漲粉、如何靠內容吸引用戶等,對方所教導的內容盡管看似專業,但實施起來卻并不靠譜。
  胡翰稱,“專家”先是讓他和群里其他學員互相加好友,隨時互相點贊留言以增加人氣。同時建議他花上幾千塊錢在機構手中買粉和評論,“說迅速將我包裝成明星大V的感覺。但我一賣貨的要這些假粉來干嗎?”
  更讓胡翰氣憤的是,在自己提出希望能多學點干貨時,對方告訴他,他所支付的費用僅是普通班學費,要想學到更多的東西,需要再支付6800元加入VIP班。
  “現在搞培訓的很多自己都不清楚抖音該怎么玩,怎么才能‘唬住’那些初入行者??忠徽磐?,下面全靠編。”4月9日,一位視頻MCN機構負責人向記者表示,“市場中出現的培訓機構,大多都不靠譜,騙到一個算一個。”
 
  學費從數千到上萬,包裝出的“金牌講師”
  “真不明白為什么有人會相信這些所謂的培訓。”4月10日,從事多年網紅營銷生意的林靜(化名)告訴記者,她的一位電商從業者朋友,如今也轉型成為“抖商培訓專家”,“每天都會在朋友圈發布一些變現心得,儼然一副資深從業者的風范。”
  但林靜清楚,她這位朋友對抖音并不了解,此前更沒有過類似經歷。“他連教給學生什么都不清楚。感覺就是充分包裝自己,進而獲得用戶信任賺取培訓費。”
  “其實做抖商培訓的,大多都是以前做微商培訓的那些人。”4月8日,一位電商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以前微商培訓的那一套在抖音上重新來了一遍。人還是原來的人,方法也還是原來的方法。”
  公開資料顯示,組織過兩次抖商大會的胡應邦,此前曾多次參與微商大會等活動。
  4月9日,記者在微信公號以及QQ群中搜索抖商培訓時,出現上百家類似培訓機構,然而背后水分很大。
  記者添加多個培訓機構后發現,這些機構除了標榜“數十年電商實戰經驗”、“孵化多個抖商大咖”等成績外,更在醒目位置上列有從數千到上萬元不同價位的學費等級和聯系方式。
  記者按照對方所留下的方式聯系上幾家培訓機構,并提出希望能“先試聽后付費”時,無一例外地被對方斷然拒絕。
  “肯定不會同意你的要求,不然一聽就露餡了。”林靜分析稱,“這些所謂的教材極其膚淺,甚至不少培訓機構資質、教師水準都不靠譜。”
  4月10日,一位自稱是國內某抖商培訓機構的代理商劉方(化名)在QQ群中招募“推廣員”。記者以兼職的名義聯系上后,劉方聲稱,只需要繳納599元就能上任。“到時候會給你一套完整的說辭,以及具體的價格表。”
  為了讓記者“培訓大師”的身份顯得更為專業,劉方介紹起如何包裝打造的“秘籍”:每天都發送相應的漲粉點贊截圖以及“月入數萬”的宣傳海報在朋友圈、不定時用小號進行轉賬,制造出學員踴躍報名的感覺。
  記者在劉方的微信朋友圈中看到,其曾發布多張“學員報名”轉賬截圖。但這些截圖大多都帶有“草稿”字樣。對微信應用比較了解的羅先生告訴記者,“這種轉賬搞個微信編輯器就可以實現,搞這種是為了證明很多人買產品的假象。”
  “我們還會給你發來入門的培訓資料。”劉方表示,“培訓資料包括了如何制作短視頻、養號等基本操作,以及后期如何變現、如何打造爆粉號賣錢等訊息。”
  當記者表示從未學習過抖商培訓時,對方表示無所謂:“沒事,教材一看就懂,實在不行怎么深奧怎么說,反正學員也不了解。”但劉方同時提醒,如果有學員表示希望能試聽后再支付時,必須得拒絕,“就說內部資料,非會員其他人一概不得試聽。”
  為了提升記者興趣,劉方還表示,一旦拉到30個用戶的話,就能“升級”為“金牌講師”,“到時候每拉攏一個客戶,只需要向機構繳納800元就行了。至于對外收取多少費用,價格隨便你定。如果拉得多的話,支付給機構的費用還能再談。”
 
  微商式拉人頭抽成,拉一個分成40%-85%
  “一覺醒來,粉絲又漲了2萬,被動收入又漲了2000+,現在被動收入8800+”4月15日,戴斌(化名)在朋友圈發布著自己的收益,并鼓動微信好友,“還在等什么?趕緊加入吧!”
  事實上,戴斌并沒有通過抖商賺到錢。1個月前,他支付了2999元加入一家“抖商培訓機構”學習發現,對方并沒有任何干貨,反而極力建議他通過“拉人頭”獲利。
  “這些通過拉客戶進而獲利的模式,和微商的分銷體系相似。”一位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在無法通過抖音變現的情況下,學員只能靠拉人頭抽成獲利。”
  “錢都給了,不拉人的話就虧大了。”戴斌無奈地向記者表示,“再說返點抽成還算高,拉到2、3人就回本了。”
  在戴斌給記者發來的抽成返點中,記者看到其中清楚地標注著“每拉攏一個客戶,就可分成40%”。按照每筆學費2999元計算的話,他能從中抽成近1200元。
  為了讓戴斌顯得更專業,“培訓機構”要求他將微信頭像換為公司專屬的LOGO,每天都必須在朋友圈發布十幾條鼓吹機構、教材的營銷微信。在戴斌發來的截圖中,記者看到其內容大多為一些“月賺上萬”的廣告,以及彰顯機構動輒數十萬點贊、評論等截圖。
  “實際上如今大多培訓機構都是以類似模式發展盈利。”上述業內人士表示。
  4月8日,記者添加了另一家抖商培訓機構的微信。在交談中,對方號稱是“全國最大的抖商草根創業平臺”,能幫助“0成本創業”。同時表示“已聚集14位抖商高級創業導師,現有學員1000位,50%以上學員月薪3萬-5萬。”
  記者了解到,這一平臺中學員分為3個等級。服務期限一年的初級學員費用為1999元,永久服務的中級會員費用為2888元,而高級會員則需支付4980元。
  當記者提出學費過高的質疑時,對方表示,“我們和其他機構不一樣,都是真材實料。保證你每個月能賺幾萬元。”然而在記者咨詢對方所謂的“真材實料”,以及和其他培訓機構有何區別時,對方并沒回答,僅是回復稱:“加入會員你就知道了。”
  據媒體報道,該機構同樣是吸引人進群付費,并抽取拉人頭回扣。進入社群1999元,每拉進一人可以分成85%。這意味著學員拉6個人就可以拿到1萬元。
  記者在另一個名為“抖商學習平臺”的公號中發現,其不僅按照收費標準將學員分為抖商達人、抖商大使、抖商天王、城市合伙人4個等級,每個等級能通過拉攏相應學員抽成獲利,同時還能享受到“區域合伙人”等條件,進而招募更多的下線。
  該平臺清楚地標注,達人和大使可以通過“分享客戶”獲得較低比例的分成,以及拉攏一定人數后免費升級的機會。而其中等級最高的城市合伙人則需要繳納10萬元,不僅能享受“簽約漲粉100萬”的待遇,還能得到抖商學院副分院長牌匾,以及該城市70%的利潤。而如果拉新客戶還能獲得60%-70%的提成,以及能以每人3萬元的價格在城市區縣招募代理商。
  “這就是典型的金字塔發展模式。”上述電商業內人士分析,“層層抽取相應比例的費用,而最底層的學員,為了‘撈回’成本,只能不斷發展下線。”
 
  800元買漲粉點贊刷評論“套餐”
  除了抖商培訓外,市場中還存在一些灰色服務。
  “加藍V的價格是600元。”4月8日,一位自稱能提供該項服務的機構人員表示,“這600元是給抖音官方的,只需要提供執照就行。”
  抖音方面表示,企業認證在給企業提供服務的同時,也引入了第三方專業審核機構審核賬號主體資質的真實性、合法性、有效性,以規范平臺運營并增強企業賬號的公信力。因此申請企業認證需支付600元/次(認證一年有效,認證賬號需參加年審)的審核服務費用,這是基于認證審核服務而支付的一次性費用。
  在記者表示需要開通更多服務時,對方很快發來一份詳細的價格表,稱能幫助開通直播權限,以及提供刷粉絲、刷贊、刷評論等服務。“開通直播權限600元,順便送60秒長視頻權限。”
  在上述價格表中,記者發現刷上1萬個粉絲的價格為300元,而1000條評論則要200元。
  “你才入行的話,可以刷個‘1萬個粉絲+1萬個贊+1萬次分享+1千條評論+10萬播放量’的套餐,僅需要800元就能讓你的賬號被更多人關注。”上述人士表示。
  抖音方面表示,抖音嚴禁刷粉刷贊等違規行為,并采取多種技術手段進行監控和攔截。如出現惡意刷贊行為,抖音會推送相關警告,情節特別嚴重者,將予以封號處理。
  4月9日,記者聯系上一家負責“抖商引流”的策劃機構。當記者提出能否將所發布的內容進行官方推送時,該負責人稱能實現這一行為,但必須得在前期支付一筆資金,“需要注冊一個公司,走一個流程。(才能)跟抖音公司簽訂協議、合同。”
 
  他同時表示可以為記者提供“代運營”服務。“你來當甩手掌柜,我們來幫你運營,利潤平分??芍苯勇艋?、引流,成本較低。”
  但記者了解到,這一服務同樣需要支付5萬元作為首筆投資。其中2萬為官方保證金,2萬為首次充值推廣費用,1萬為合作簽約費。“一方面可以賣貨,另一方面可以持續抖音引流。這個是目前最穩妥的投資方式。”
  “代管看似輕松,但其中涉及賬目、利潤的貓膩太多。一不小心就容易被對方坑騙。”林靜解釋道,“而刷粉、刷評論這類灰色服務更是風險巨大,一旦被發現將面臨封號的下場。”
  “抖商是希望通過抖音平臺賺錢,而服務機構則瞄準了抖商對行業知之甚少的弱勢,來賺他們的錢。”林靜說,“培訓機構并不在意抖商是否能盈利。但當你打款的那一刻,他們是真賺到錢了。”
全搜索

站內最新

直銷資訊 直銷研究

最新文章

直銷公司 直銷人才

相關·文章

教育培訓 健康美容

熱點·文章

直銷家園 直銷論壇

推薦·文章

人才首頁 我要加入

直銷·人才